清潔地毯

關於部落格
清潔地毯
  • 11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安徽一民警飲酒後身亡 獲百萬工傷賠償引發質疑

  央廣網黃山8月8日消息(記者韋雪 實習記者何楠)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昨天上午,一則“安徽民警陪領導喝酒摔傷死亡獲百萬工傷賠償”的新聞引發了關註。事情說的是安徽黃山市祁門縣的一位民警在陪領導學習交流後,喝酒摔傷不幸死亡。當地公安局以“因公犧牲”的名義賠償130萬元。喝酒、工傷、百萬,幾個關鍵詞串聯起來,讓這起事件快速升溫。   而到了昨天下午,事情的發展又出現了波折。死者朱璘的父親朱春久在微博上發佈了另外一種關於死因的說法:1、死者當天沒有飲酒。2、工作餐與工作沒有絲毫關係。此言一齣再次將這件事推向了一個高潮。   爭議一:死者是否飲酒?   祁門縣公安局政工監督室主任張為民介紹,今年1月8號, 29歲的民警朱璘跟隨金字牌派出所教導員康光輝等人到閃里派出所交流學習。當晚,閃里派出所在銅鑼灣土菜館宴請康光輝、朱璘等五位民警,酒桌上共有13人,除司機、值班民警外,其餘8人喝下了“古井原漿”白酒6瓶、啤酒11瓶。“喝了酒”的朱璘從樓梯上滾落,當場昏迷。   張為民:由於朱璘飲了酒,發生了這個情況就及時把他抬到警車上去了,抬到車上之後,從當時的情況看沒出現明顯的出血啊什麼的,在這種情況下民警就駕車把他往醫院里送,後來發現情況比較嚴重,當天在我們縣人民醫院,第二天就送到我們市人民醫院救治。   6月13號,朱璘去世。張為民說,在朱璘摔倒的第二天,祁門縣公安局便介入了調查:   張為民:能夠證實當天參加的8個人飲了酒。包括朱璘在內,具體每個人飲的數量無法準確判斷出來,但是飲酒肯定存在。   對於朱璘是因為喝酒而出事的說法,朱春久至今都不認同:   朱春久:我兒子在家也好在其他場合也好都是不怎麼喝酒的,在家裡是滴酒不沾的,他對酒不感興趣的,沒有抽煙喝酒這些不良嗜好。到那邊去,怎麼那天晚上酒就喝多了,就跌了。其他的十多個人都好好的,所以我對他們這種調查通報很質疑,很不相信。自己的兒子,做父母的是最瞭解的。   爭議二:是工作餐還是接受吃請?   5月20號,祁門縣紀委、縣監察局對包括康光輝在內的涉事民警做出處理決定:   張為民:一個是金字牌派出所的教導員,一個是閃里派出所所長鄭曉武分別按照黨紀和政紀處理,黨紀就是兩個人都是黨內嚴重處分,行政上都是撤職處理。一個是因為違規超標準接待,另一個是管理隊伍管理不善。   朱春久說,在朱璘去世之後,他找到祁門縣公安局溝通賠償事宜時才得知有這樣一個處理決定。他認為,這樣的處理結果避重就輕:   朱春久:用了超標準接待、管理失責來處理肯定是輕的,如果當時用工作期間組織民警飲酒致民警死亡肯定是要從重的,按照公安部5項禁令工作期間組織民警飲酒造成嚴重後果的,要對當事人做出開除或辭退的處分。   此外,朱春久透露,出事當晚1400元的餐費並非閃里派出所支付,而是由他人吃請:   朱春久:請吃的是他們閃里的公安派出所的一個直接服務對象,賣煙花爆竹的叫陳繼芳的個體戶,那個個體戶老闆繼續把這個帳接著,接受質詢,這是違背中央八項規定的。   對此,祁門縣公安局予以否認:   張為民:這整個當天情況的調查也是,我們的所長鄭曉武打電話聯繫對面的酒店,然後一塊去就餐,沒有其他人一起參與就餐這個情況。   祁門縣公安局政工監督室主任張為民堅稱,民警們當晚喝酒的時間不屬於工作時間,也不違規:   張為民:它不是工作日的中午,工作日的中午是禁止飲酒的,有規定。晚上工作結束之後聚餐過程中飲酒是否違規,公安部也沒有明確的規定。   爭議三:為什麼是因公犧牲?   隨後,祁門縣公安局卻決定對“不在工作時間”去世的朱璘,給予“因公犧牲”的待遇,對此,張為民這樣解釋:   張為民:我們沒有定性的把他說是因公犧牲,只是朱璘去世後,我們非常同情他的父母老年失子,我們從人文關懷的角度再加上當時他的父母情緒比較激動,當時為了穩定,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協商了很長時間,參照某些標準,再加上對涉事民警的民事賠償,我們擬了一個協議。   最終,祁門縣公安局同意賠償朱璘家人130萬元,包括喪葬費、一次性撫恤金、贍養費、醫葯費等。但得到賠償金的前提是在一份承諾書上簽字。承諾書上寫明:“自雙方為朱璘善後賠償協議簽字後,朱璘近親屬不再就朱璘事件向有關部門和祁門縣公安局及其所屬民警提出任何形式的申訴主張和賠償要求。”朱璘家屬認為這是為了防止他們向上反映問題:   朱春久:我們不接受這個承諾書,我們有什麼必要跟你承諾呢!協議書上只涉及一個賠償問題,沒有涉及到其他的事,我們協議書上後面定了一條:雙方對朱璘事件今後再無爭議,這一條還不能說明問題嗎?另外還要簽協議書,這霸王條款還得了啊,那都不能做任何的申訴。   祁門縣公安局則聲稱,簽訂承諾書並不是為了用來“封口”:   張為民:我們是公安局先來墊付的,然後再向涉事民警追償,這個情況下我們要求家屬承諾放棄對其他民警的民事追償。我們並沒有其他的什麼限制家屬的其他法律權益。   事件被媒體曝光後,黃山市紀檢委對事件啟動了新一輪的複查程序。我們也將繼續跟蹤事件的進展。  (原標題:安徽一民警飲酒後身亡 獲百萬工傷賠償引發質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